您现在的位置: 网站首页> 高中语文王芙蓉工作站> 群组博文 >> 正文内容

《林黛玉进贾府》的社会环境探析

文章来源:作者: 发布时间:2016年04月18日 点击数:
更多
字体:

 

《林黛玉进贾府》的社会环境探析

榆林第二实验中学    刘  云   13319123256

摘要:《红楼梦》是一部优秀的中国古典小说,贾宝玉和林黛玉的爱情悲剧更是荡气回肠,本文以“林黛玉进贾府”为切入点,探析贾府中复杂的社会环境,以便更好地理解作品人物,更好地理解这部名著。

关键词:贾府   社会环境    等级    关系    亲疏

人与人之间的复杂关系形成社会环境,它是小说人物所处的典型环境的重要组成部分。林黛玉别父离家,走进贾府,就进入了一个特写的环境,她在贾府所过的“一年三百六十日,风霜刀剑严相逼”的日子,与贾府的社会环境密切相关。课文《林黛玉进贾府》比较充分地展示了贾府社会环境的几个侧面。

一、等级森严

这是对贾府人际关系的总的概括。贾府是整个封建社会的缩影,封建等级制度在这里有着非常突出的体现。无论是不同阶级之间,还是同一阶级内部,都有着森严的等级界限。

阶级等级的森严,存在于主子之间。同样是主子,也有不同的等级。贾母是最高的统治者,连“凤辣子”这样的铁腕人物也要讨好她:“我一见了妹妹,一心都在她身上了,又是喜欢,又是伤心,竟忘了老祖宗,该打,该打!”夫人问“月钱放过了不曾”时的答复,显示出她的贾府“内阁总理”的身份;王熙凤说“丫头婆子们不好了,只管告诉我”时,也摆足了贾府里“实权派”人物的派头。黛玉和迎春三姐妹的地位也不一样,后面薛姨妈来的时候带的那盒宫花,只有等大家挑过后才会轮到她。

阶级等级的森严,也存在于奴仆之间。同是奴仆,也分三六九等。课文开头写道:“他近日所见的这几个三等仆妇,吃穿用度,已是不凡了。”仆妇既然有三等,就必然有二等、一等。像接林黛玉这种吃苦受累的活儿只能由三等仆妇来做。接林黛玉的轿子进了西边角门后由三四个“衣帽周全”的小厮换下了轿夫,可见,轿夫是不能入内宅的。事实上,这些小厮到垂花门前也退了出去的。这说明在贾府不同的奴仆有不同的活动范围,不允许逾越一步。请再看《红楼梦》第二十回的例子:有一次,小丫头小红在外边扫地,宝玉要喝茶,正好袭人这些大丫头们都不在,小红就给宝玉倒了碗茶,结果被秋纹、碧痕臭骂了一顿。在贾府,扫地是粗使丫头干得活,而倒茶是贴身丫头干的活儿,不能越级。

二、关系复杂

这是对贾府统治阶级内部人际关系的概括。 如果把林黛玉这辈称为子辈,把贾政这辈称为父辈,把贾母称为祖辈,那么,细加分析 ,祖辈、父辈、子辈三代人之间的关系非常耐人寻味。

荣禧堂是贾府的中心建筑,一如故宫的太和殿,是贾府的“正经内室”,而它的主人是老二贾政,却不是老大贾赦。显然贾政的地位高于贾赦。个中原因正好显示出贾府上上下下的复杂关系。

从祖辈来看,课文并没有明写贾母对二人的态度,但由谁来住荣禧堂是一个原则性问题,不能有丝毫含糊。贾母如果喜欢贾赦的话,绝对不会剥夺他身为长子应得的入住荣禧堂的权利。《红楼梦》后面的情节也证实了这一点。有一次全家聚会喝酒时,贾赦讲了一个故事:一位老太太心口疼,大夫说拿针灸针一针就好了。贾母说“这怎么能行呢,那不把人针死了吗?”贾赦说“针不死的,天下母亲的心都是偏的,怎么会针死呢?”这分明是绕着弯子指责贾母偏心。可见,贾母比较喜欢贾政,不喜欢贾赦。

从父辈来看,无论是他们自身还是他们的夫人,贾政都胜过贾赦。贾赦的院子有很多“盛装丽服”的姬妾丫头,显得有点为老不尊,他的行为有悖于封建道德观念。贾政日常生活起居所用的东西大部分是半旧的,给人感觉生活比较朴素。另外,黛玉去拜见他时,他“斋戒”去了,这也说明贾政的行为比较符合封建社会的行为规范。贾政的妻子夫人的娘家是四大家族之一的王家,金陵一霸,有钱有势,而贾赦的妻子夫人的娘家名不见经传,显然无法与夫人相提并论。

从子辈来看,贾赦的儿子贾琏是一个花花公子,撑不起门面。他的妻子王熙凤倒是挺能干,可她是夫人的亲侄女,处处向着姑妈。而贾政的儿子宝玉是贾母的命根子,被视为掌上明珠。更重要的是宝玉的大姐元春贵为皇妃,是贾府光耀门楣的人物。

贾母的态度实际上体现了祖辈和父辈的关系:贾赦和贾政之间是兄弟关系,夫人和王夫人之间是妯娌关系,贾母子孙众多,可她喜欢的只有宝玉和王熙凤两个人,这说明祖孙之间的关系也有近有远。贾府上下的关系如此盘根错节,可见其复杂程度。

三、亲疏各异

这是指贾府对外的人际关系,在黛玉进贾府的过程中得到了充分的体现。

态度平淡。这是贾府对黛玉总的态度。林黛玉被轿子从西角门抬进了贾府,却没有走贾府的正大门。这主要不是因为林黛玉是晚辈,后面同是晚辈的元妃省亲时,不但大门洞开,而且专门为她修建了一座大观园。可见,走正门还是走角门是由人的地位来决定的。林家虽然也是书香门第,但比起贾府来地位就显得有点低了。贾府让林黛玉由角门进,显示了对她的平淡态度。

外热内冷。王熙凤见到林黛玉后,进行了连珠炮似的问话:“妹妹几岁了?可也上过学?现吃什么药?”她的问话只不过是走过场,其实并不想让林黛玉回答,主要是做样子给贾母和王夫人看,充分显示了她的虚伪,热情的外表掩饰不住她冷淡的内心。

态度冷淡。林黛玉见过贾母之后,又去拜见两个舅舅,都没有见到。贾赦推说身体不好,不愿见;贾政则不在家,斋戒去了。假如元春省亲回来,贾政能去斋戒吗? 贾赦也不可能推说身体不好。这说明黛玉在他们心中地位不高,他们对黛玉的冷淡态度也不难理解。

态度热情。对黛玉最热情的是宝玉。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:一是面善。宝玉一见面就说“这个妹妹我曾见过的。”二是赠字。他听说林妹妹没有表字,就说“我送妹妹一妙字,莫若“颦颦”二字最妙。三是摔玉。知道了林妹妹也没有玉之后,就把自己的玉恨恨一摔。这一举动是宝玉对黛玉热情到极点的表现。

以上就是作者精心描绘的贾府的社会环境。小说的人物就在这样的社会环境中生存发展,小说的情节就在这样的社会环境中开阖起伏。理解了贾府的社会环境,就能更好地理解黛玉、宝玉等人物性格,更好地理解课文,进而更好地理解《红楼梦》这本名著。

 

 

 

参考文献:《红楼梦》125页、137页、214页。

          《刘心武揭秘红楼梦》213页、352页。